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高中生 | 12th Nov 2012, 9:22 AM | 是咁的 | (38 Reads)



是咁的, 

在這譽為退休首選的國家中,每天都忙忙碌碌埋頭讀書到處補習的我就像草蜢群中的螞蟻,雖然不顯眼,但確實格格不入。

在這連下盤棋都會被壓力打斷的日子裡,唯一能忙裡偷閑的時間就是獨自一人的回家路。

今天我也故意多坐一個站到咖啡店,打算買一杯法式雲呢拿咖啡和巧克力甜圈圈安慰自己,讓那他媽的甜充滿口腔,當是戀愛的甜味一樣去享受。我找了找口袋,「啊」了一聲後才想起我的口袋已經空空如也,但幸好我一直也在背包藏了些錢和車票。

套著手套,喝著咖啡,在腦中哼著音樂漫步,一步,一步,悠閒地走在路上。手套隔走過強的熱,陣陣溫暖傳到手和心,甜味滯留嘴裡,香味充滿鼻腔擴散到腦海,隨著一首首浪漫的音樂變成一幕幕甜蜜的戀愛情節。遙望著藍天紅雲,突然很想拍下相片和親友分享。我摸了摸口袋,腦裡突然響起一首「夕陽無限好」,腦中不禁充滿各種「男人浪漫」,感覺自己生像一幕幕「生活態度」帥氣場面的主角,甚至有一下我覺得自己簡直是青年版犀利哥。

在音樂高潮,路口的轉角,眼裡映入一位黑絲少女的背影。此時此刻實在教人難以不墜愛河,當一次轟烈又浪漫的屈原為愛而跳,you jump i jump,為上億子孫做一件好事。我暗下決心,若少女回頭定必把握機會,say個hi,搭個訕。

我心裡很明白機會不是等人施捨,而是自己製造的。所以我咳了一下,清清喝咖啡後的啖,順道吸引一下注意。不出所料,少女驀然回頭,我倆四目相投。我停下來,再咳了一下,舉頭看著漸漸變色的浪漫境色,心裡。

也對,正如一個真男人背後有著無數不為人知的傷痕一樣,一個背後妸娜多姿的女性臉上,也應該多少有點殘障。我還年少,豈能了解到這種大人們的最高境界呢?我還是走回自己的路,享受著生活態度﹑妄想和毒撚一個更開心。

路牌一個個出現,遠去,離家只剩兩個路口,離書本只剩兩個轉角。每次走到這裡我都總會在心中許個願,但願這路能一直延長,手中的重量和溫暖也不會一點點消失到我的身體。

家總要回,可是卻不是誰都「愛回家」,慶幸和感恩的是這個家溫馨得很的同時充滿著歡笑喜樂,我就是其中一個「愛回家」。但我們再愛也不像日本人可以隨便說出一句「他他依媽」。而就算你說也沒有人會回你一句「哦kai呃li」。

但今天的我卻要說出一句比這更難開口,更難回應的話。
我一口氣喝下剩餘的咖啡,推開門,懷著非筆默能形容的心情張,用最溫柔的語氣和笑容說:

幹啦,我剛剛好像被人打劫耶。^^

注:以上改篇至真人真事。